今天是2020年4月8日 星期三 您是第 21091166 位访问者
 欢迎您光临本网站,欢迎您对我们工作提供宝贵意见和建议!
公众意见
检察官在线答疑
    如果您有法律疑难问题,请点击提交新的咨询向我院提交法律咨询! 
公众意见
mingmei【女】说:有关检察院考试
1201
您好
我昨天报了2012年南岸区检察院考试,但是专业和报考职位不符合,却通过审核,请问怎么才能修改或者取消报名.
咨询时间:2012/4/2 19:35:09
【回复信息】
具体你可以联系本院政治部门
回复时间:2012/7/2 14:17:12  回复单位:南岸区人民检察院
杨雪莲【女】说:故意伤害案
1135
南岸区检查官领导你们好:我今年36岁是南岸区故意重伤案的幸存受害人杨雪莲,1999年在南岸第一人民医院下了病危书,凶手吴长波不到两天后就被人20000元钱保弃保潜逃。公安说吴长波改变了户口身份证在广东做房地产商多套房产门面结婚生子。他残害了我却消遙法外生活美满,害我被迫出院有伤无法治疗,造成我长年承受病痛折磨劳动能力差,法医鉴定我是重伤但因为当时我没认识到父母的失常亲属都在外地也不知道我的事,也没有人教我去做伤残等级鉴定。我后脑的伤很重到30岁时才能清楚的回忆往事,至今除了显痛还时常会出现大脑空白的感受。知道吴长波被抓归案后仁政任浩刚律师曾主动约见我想要帮我维权让我全权委托他代理因为我不了解他害怕被吴家人骗就没有同意,但后来不想误会好心帮我的律师就给他看了病历告诉他没有做伤残等级后他才告诉我他是吴长波律师的同事。检查官我受害的原因是我22岁轻信和吴长波交友不设防去到他的住处,因为对他好感同意他做他的女友无知的和他发生了性关系,那夜没有任何争吵或不满,我只和他说了父母离婚的事,我也听他说过他不喜欢他母亲更不想在烟厂想去北京工作时能感到他不开心,见我要回家时他主动说送我回家拿水给我喝时我无辜被他掐昏后用刀割脸,胸被捅穿后脑被砍,全身上下36刀,我的上嘴唇被他用牙撕开咬掉三分之二的肉。后来是我用头撞破钉死的玻璃窗子,对面楼房阳台的灯突然亮了,吴长波刚砍完我后脑那刀就躲到背窗的角落跪在地上和我说女娃儿我不杀你了,我看见他会害怕被人看见才确定他不是疯子,我和他说你送我去医院我不告你。他让我先去厕所把血洗了我没去,我让他把裙子扔给我穿上后,我让他先去打开大门见他用钥匙开了门后,我要求他去厅最里面那间大屋,当时他是害怕我被对面亮灯那家人发现报警才让我有机会跑出他家门,检查官我跑下楼是一步当几跳,除了惊恐只想能见我爸妈,我忘记了呼进的气从胸里漏掉只能听见胸口噗哧噗哧的声音,吴长波在后面追出了大楼还叫我往下面跑离医院近,但我熟悉环境知道往下跑不远就是河边,我只能朝上爬阶梯,看见上面路口有人下来,可是那人没有管我,我还是感谢那个人的出现让在后紧追我的吴长波没有机会杀我,当我坚持到最后是我无法站起来了,我的手和脚也没停过爬阶梯,离路口不远处下来一个夜班阿姨,是她把我拖扶到了路口上,正好帮我拦了收班回家的三轮摩托车我没等司机看清楚就坐上去说去一院吴长波追来也坐到车上,在车上吴长波和我说让我不要去告他告到北京都没用公检法拿他没办法。三轮车到了医院后就去派出所报了警,我只记得自己在病床上插着氧气看见吴长波站在离我床边不远的地方,我看见爸爸出现在门口看见他进了屋握住吴长波的手感谢时我休克了,在手术插胸管时我被痛醒,告诉医生说送我来的人就是杀我的人。医院也报了警,后来我才知道当晚民警刘明和同事到了胡升湾路口是顺着我的血迹到了吴长波房间,看见吴长波换了衣服准备逃时抓住了他。医生说我晚到医院几分钟就没命了,说能把我救活是医院成功的手术,后来住院期间知道所有的医生护士大多都认识吴长波这个烟厂的红人烟厂党委书记委培对像。后来也知道了一院是烟厂的对口医院,我还没脱离病危险期,吴长波被保后没有为我付一分钱医药费,他的家人对我没有歉意反倒乱毁坏我名声污辱我是吸毒卖淫女,当时案发现场吴长波住周围的邻居看见派出所民警在吴住出抱出棉被来烧看见里面还有条沾满血的女人群子。医院又莫明其妙怀疑我的血型和我爸不同害他怀疑我不是他亲女儿隐瞒心里十多年花费精力培养了别人的女儿,对我是万分嫌弃和厌恶。几年前后娘死前才和我说了真像,去年我在他的逼迫下和他做了司法亲子鉴定结果是他的。吴长波害我被迫出院有伤无法治,父亲也不管我,我饱受岐视带着伤痛苟且偷生的活着,因为外表伤疤多,右食指经断了无法弯曲,特别是夏天无法进商场工作,超市看到我的伤疤都不要我,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又患上严重的忧郁症靠低保和好心人救济活着,我曾有过短婚因男方家人嫌弃我身体不好更无法接受我的父母都是精神分裂病人后离异至今未婚未育,我的父亲去年到现在因病昏迷三次了,最近又查出心肌梗塞想到我的不幸和无能带给父母伤害是我最大的心痛。父母只有我一个女儿。和吴长波拼死活了出来,生活给了我无尽的折磨我不能让妈妈再受刺激我努力的活着。如今吴长波抓住了,希望检查院为我这个不幸苦难的家庭主持公正,吴长波无视司法的遵严用不人道的丑恶的手段欺压我,我也深信国家检查院和法院担任的是司法青天会公正维法。那年本来案子事实清楚符合检查院立案批捕却没能公诉是在陈洪刚担任南岸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的时候我i拖着伤痛的身体和万分悲愤无助的求助公检法因为人跑了谁都无法帮我,吴长波弃保潜逃,检查院让我找陈洪刚局长,陈洪刚和我说签字放人的是李肃杰局长他之前也不知道放人。过后他也有告诉我当初是有南岸烟厂的党委书记吴琳出面说是烟厂愿意为我承担治疗费用。公安考虑我家没能力为我治疗又见有烟厂领导出面说为吴长波承担医药费才会同意取保。但是没想到的是吴长波被保后就跑了,烟厂回复说是吴琳个人不能代表烟厂这事和烟厂无关拒绝承担付一分钱医药费(注明1999年烟厂的对口医院就是一院)说吴琳不再是党委书记被调南坪工业烟草公司,吴长波的档案还存在烟厂。检查官我在医院病危期不知道是谁通知的商报记者王蜀娟(注明我家没有叫记者)王蜀娟主动来到病房采访我案情后,没想到第二天报纸上出现嫖客杀小姐的事。我有去商报找过问她为什么要这样乱写我是卖淫女。她很不好意思的说没想到会伤害我,说她是写花编新闻起不到法律作用。吴长波逃后,公安有几次去到四川富顺吴长波家本希望吴的家人能同情我,趁我年青主动给我出钱治伤整容结果被吴家人又骂又赶走。1999年案发时候的弹子石所长是胡所长,承办民警是刘明,还有叶指导员,我和父亲去找叶指导员反映情况还被他骂说放了就是放了你能怎么样。我找烟厂卫生所所长陈光明想问烟厂吴琳问她为什么帮吴骗保,他威胁我说让我退一步海阔天空,见我不懂还威胁我说我家就在南岸区是不是还想被杀第二次。那时候我真的不愿意吴长波这样残忍杀人不眨眼的凶手难道就这样没法办他了,我给当时分局的法治科反映案情,刚进办公室门就被他骂还让我滚,局长信访日李肃杰对我避而不见,求助区委也没用,最后只有申诉寄挂号信重庆市4位市长,打市长公开电话男秘书通知到分局,分局回复人跑了说是在通缉。后来再打市长公开电话一个女人接电话不听还反倒骂我是做鸡的不要脸很难听的话。真的是悲哀啊,那时候我真的好绝望,看着1999年有很多死于非命的案件家人拿着厚厚的申诉材料四处求助,可我却一点都没有幸存的感受,我甚至感受死了的人不会痛苦很久,而我这个幸存的人比死人都难过,我的不幸让遵守法律的人看见难受,带给无视法律的人却是幸灾乐祸。慢长的年月无助和苦难从没有离开过我。在2004年陈洪刚局长看见吴长波对我和家人的伤害很大,把担保金的20000元给了15000救济我们生活每当想到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时候感受心就像破了一样血流不止,长年悲伤我患上了心衰,从22岁那年至今冬天我都要忍受越发明显的头晕和伤寒抽痛但都坚持断断续续打零工,一年中只有冬天我比较好入职,衣服遮掩了伤疤不会被人追问我怎么那么多刀疤,这么多年我和母亲的衣物大多是周边邻居不要穿送我们的。近两年我的身体越发不好了整个冬天都是卧床恙病。看见日渐衰精神分裂生活自理能力很差的母亲她端来食物我吃,无数个夜晚我多么想睡着了永远都不要再醒过来。我的母亲就不会那样陪着我哭不完。我常常想若是我上辈子真欠了吴长波的,他想要我的命我既然能幸存不是命运要我死这是人为啊。他逃脱后我每次想到应敛了他说的那句话公检法拿他没办法,告到北京去都没用,检查官吴长波杀人手段极其凶残掐晕我后用刀割我脸撕破我上嘴唇咬掉了我的嘴角,害我嘴唇崎型,刀刀砍裂我皮下层,左前额刀伤深及骨膜,后脑被砍裂差指甲的厚度就没命了,胸腔被捅穿血向外喷才没能马上致死,法医看过我的病历说我的伤太重只靠身体机能逃命几率很小应该是靠精神力量幸存。吴长波藐视法律极不遵重公检法才会弃保潜逃不但对我没歉意反到诽谤侮辱我是卖淫吸毒人员害我不清白遭人歧视。这次他落网后他同律师事务所的同事最先隐瞒身份主动找我说知道我经济困难愿主动帮我维权,我告诉他的病历上有”疑是吸毒史“我问过医院曾经的负责人他说是吴长波说的。我也问过公安公安说没说我吸毒,公安还专门查了没有我的吸毒前科。吴长波乱诽谤我,我可以要求法医查血举证,但律师却说什么私人小诊所之内说不清楚之类的。我算是明白冤假错案是怎么来的了。他知道我没有伤残等级鉴定情况后他才表明和吴长波律师有关的身份向我说了吴长波家人的态度就是上了法院分钱不会赔我,只会攻击我。吴长波就算是重罪也会轻判,不用真正劳改花点钱搞个保外就医就是了要是吴长波被判了我分钱不赔我吴的家人也是不会放过我。检查官吴长波就是个用钱攻官拖官下马真正危害社会持序的人啊,至今吴长波继续欺压我,国法不容天理不容。国家主张和谐社会,我是守法的顺民也是两位跟随中国共产党二万五千长征中共解放军前线部队军医但霞霖李健全的侄孙女,请求国家检查院保护我的合法权益。吴长波杀我的性质具备预谋杀人和故意杀人未遂,他杀人方式和残忍手段主观是想杀死我不是只为了仅伤害,我请求国家检查院纠正吴长波故意伤害罪名的不实。多少年想起那晚上在吴长波住所厕所听的那么清楚的女人哭声永远无法忘记,我请求检察院为民作主明察秋豪不要放过一个坏人。我的条件是很苦期盼也很多,但我绝不会为了要他沾满自己血的钱放纵他的罪恶。
咨询时间:2012/2/15 13:29:22
【回复信息】
如果判决错误,检察机关一定会纠正
回复时间:2012/7/2 14:16:19  回复单位:南岸区人民检察院
胡开渝【女】说:要求进行立案监督
989
2011年八月下旬,南岸区广阳岛管委会工作人员在拆除广阳岛胡天模房屋时,在明知胡天模房屋与反映人的房屋为共墙连体房,拆除胡天模房屋将不可避免损坏反映人的房屋的情况下,依然实施拆除行为,造成反映人——胡开渝,胡开群两户居民的房屋和室内家具等设施的严重损坏,给我们带来严重经济损失。胡开渝,胡开群两户在该处的房屋并未与广阳岛管委会或其他机构达成拆迁协议,广阳岛管委会工作人员的行为不仅是一种强制拆迁、野蛮拆迁的违法违纪行为,其目的是强制胡开渝,胡开群两户拆迁。而且该行为还是一种故意毁坏财物的涉嫌犯罪的行为。从法律构成要件上,明知拆除行为将要导致反映人财物损坏而依然实施该行为(管委会工作人员在实施拆除时曾要求胡天模房屋所有权人签字承担损害反映人房屋损失足以证明是明知,而胡天模房屋所有权人的承诺法律上是无效的,不能免除行为人的刑事责任),从主观上已预见危害结果而放任或希望该结果的发生,属于主观故意;该行为已导致反映人严重财产损失,属于数额较大,而且该行为的实质是强制胡开渝,胡开群两户拆迁,在国家三令五申未达成拆迁补偿协议且补偿安置未到位的情况不得实施强制拆迁的背景下依然实施该行为并造成严重后果,属于情节严重。从主体上拆除人是有刑事责任能力人,因此符合犯罪构成的各项要件,应当由公安机关对负责拆除的广阳岛工作人员进行立案侦查。
    我们对此情况已及时向重庆市110报警中心报警,同时也向重庆市南岸区公安局峡口镇派出所报警,但至今未得到有效回应。
我们在此要求南岸区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立案侦查实施拆除工作的管委会有关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并附带要求组织拆除工作的南岸区广阳岛管委会给我们予以民事赔偿,每户赔偿人民币20万元。
          我们要求南岸区检察院对此进行立案监督,并对民事赔偿进行调解。
贵院的网上接待室无法有效录入。特通过此反应,请工作人员转给控申部门及侦查监督部门。


重庆市南岸区广阳岛农村居民胡开渝 胡开群等人
联系电话: 15902315715 二0一一年九月
咨询时间:2011/9/15 16:20:56
【回复信息】
根据刑事立案监督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已经作出不立案决定,是检察机关启动立案监督程序的前置条件。
回复时间:2011/9/29 10:00:16  回复单位:南岸区人民检察院
海。天空【男】说:重庆顺庆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诈骗一案何日公诉?
80
我代表十六位车主,请求惩治诈骗集团,追回被骗的钱财,维护法律尊严。起诉状已交贵区法院,请联系好吗?
咨询时间:2009/11/18 16:18:57
【回复信息】
该公司有关人员已于2010年5月14日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
回复时间:2011/9/23 15:40:29  回复单位:南岸区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茶园新区广福大道16号
电话:023-61753300    传真:023-61753342
备案号:渝ICP备09052665号   总访问量:21091166次   技术支持:兆光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