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起未成年人犯罪背后,都有一个缺位的家庭。
    2014年6月,重庆市南岸区检察院检察官黄勇办理了一件未成年过失致人死亡的案件。在收到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和卷宗材料后,黄勇立即开车前往看守所,提讯这名叫小强的犯罪嫌疑人。
    “第一眼看上去,我就觉得这个孩子不一样,他看起来阳光、清秀,很有礼貌。深谈下去,我发现他是一个本质不错的孩子。如果把他送进监狱,实在是令人惋惜。”黄勇在心底暗想。
    在这个少年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案发时,小强刚满16周岁。因父亲长期酗酒后殴打妈妈,9岁时,妈妈便离开了他们。后来,他一直和爸爸生活。
    这7年来,父亲酗酒的恶习,不仅没有改变,反而变本加厉,经常酒后殴打他、折磨他,半夜将他拉起不准睡觉,让他跪啤酒瓶盖,让他半夜出门给其买酒。说着,小强流下了眼泪,并止不住的抽噎。
    对于经常发生在未成年人身上的家庭暴力,黄勇也感到了揪心。
    案发当天,小强一个人在卧室做作业,父亲在客厅饮酒后,多次将小强叫到客厅说话以发泄情绪,小强对父亲的这种行为不满,便独自回到卧室继续做作业。
    晚上21时左右,父亲来到卧室,找茬要扇小强耳光,被小强躲开,父亲便又用拳头打小强头部,并将小强的眼镜打落在地,小强想制止父亲殴打自己,但没有成功,于是开始反击,将父亲推倒在床上。父亲起来后,仍要殴打小强,小强再次将父亲推倒在床上,并用左手抓住父亲的右手,右臂压住父亲的颈部,父亲用力挣扎并多次挣脱小强控制,小强也多次以同样方式压制住父亲,如此反复多次。几分钟后,小强发现父亲不再挣扎,发现他已经死亡。
    小强当时很害怕,一个人跑到网吧上网,直到第二天下午,小强才去学校上了晚自习,并将杀死父亲的事告诉了同学和姑姑。在家人的劝说和陪伴下,小强到派出所投案自首。
    听完小强的叙述,黄勇的眼睛湿润了。她可以想象,一个16岁的少年经历了怎样的坎坷和磨难。“这又是一个不幸的孩子。”她在心里默默的念道。
    “小弟弟,别害怕,以后姐姐来帮你。”说着,黄勇主动伸手拉住小强的蜷缩的小手。那一刻,这个已陷入绝望的少年心头突然感到一阵暖意,倔强任性的嚎啕大哭起来。
    从家长里短开始,到案情细枝末节,小强那畏惧、警戒的眼光慢慢变柔和了,从心里接纳了黄勇,不仅如实供述了全部案情,还谈及对未来的隐忧。
    责任如同一块石头,压在黄勇心里。以后的日子里,黄勇顶着重庆八九月40多度的高温,奔走于看守所、司法局、学校、小强的家与检察院之间。20多次与被害人家属的沟通交流,10余次到学校找老师、校长了解小强的学习状况,数次到小强所在的社区及司法所了解帮教的生活情况,不知流了多少汗,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在黄勇的勤勉努力之下,社区、司法所、学校及被害人家属全部愿意积极配合司法机关对小强进行帮教和监管。最终,检察院对小强作出微罪不起诉的决定。
    虽然小强从看守所出来了,但案件并没有结束。黄勇经常到小强姑姑家里去看他,询问他的情况,给他讲法律、讲人生、讲道理。小强的姑姑说,自从检察官同他谈话后,小强开朗多了,人也懂事了,也认识到自己所犯的错了。
    为了让小强从阴影中走出来,坚强面对人生,黄勇积极对小强进行心理疏导。在了解到小强想继续上学并喜欢汽修时,黄勇帮助他联系了一所职业高中,让他读了最喜欢的汽修专业。
    现在,小强依然和黄勇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时常向她汇报学习和生活情况。前不久,小强告诉她,将来毕业后,打算去做汽车销售工作,来感恩和回报社会。
    7年来,正是通过以爱换爱、以心换心这种方式,黄勇挽救了100多名失足未成年人,至今无一人重新犯罪。